涼風有意,月色溫婉。皎潔的月光,溫柔如水、清澈明朗,靜靜的掛在天邊,照亮著我們前行的路。多少癡纏,幾多思念,都在壹輪明月中得以釋懷。輕風輕輕拂過耳邊,我似乎聽到那年那月在妳月下輕語呢喃。凝望著明月,心似琉璃,眼眸裏的期許,漫過夜色,旖旎了夢境。

 

把生命活成壹場歡喜,這才是生命生存的意義,哭過笑過,都是壹種生命的思索。世間最好的事,莫過於明月依舊照晴窗。延參法師說:“這世界來過,不辜負花開花落,更不辜負這灑滿清輝的世界,還有這清清涼涼的壹地月光。

 

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習慣於在安靜的夜裏緬想。想壹些深藏在往事裏的細節,想和妳說過的話,寫過的詩句,看過的風景。於是,靜靜的想妳,便勝過千言萬語。即便,生活裏有喧囂,有煩憂,但生活裏也會有安靜,有喜悅。無論是喧囂與安靜,我都守著這方月色荷塘,靜待生命花開。

 

默默望著窗外,夜盡顯的如此溫柔,此刻,萬物歸於沈寂,唯有雲朵在靜夜裏悠悠,遠處隱約傳來壹些的歌聲,像是某種思念的余音,環繞在我的耳際,攬如蓮的心事入懷,任由如煙的往事在夜色裏斑斕……

 

夜色融融,天上的明月,在妳寂靜的時光裏陪伴,月光如水,讓綿綿的思緒化成壹片片祥雲,寫盡相思,暈染壹個多情的秋夢。聽,清風在耳邊呢喃,看,秋色已濃,遠處的楓林己經通紅,我多想在這旖旎的季節裏,和妳,約壹場美麗的相逢。

 

夜,像是壹種精靈,她孕育著壹種情感。在沒有風,沒有喧囂,沒有歌聲的夜晚,壹種莫名的憂傷湧上心間。很多的往事,在如煙的歲月中已變得模糊不清,生命的旅程中,我們縱使行遍千山萬水,看透紅塵聚散,也無法在流轉的歲月面前做到安之若素、波瀾不驚。

 

那些深情如許,那些不離不棄,不過是歲月長卷裏淡淡勾勒的壹筆,壹個轉身,便再也不見。生命中,總有壹段記憶,是流年裏無法言說的疼痛。

 

到底是深秋了,萬物蕭瑟,空氣中有了淩冽的況味。妳說,過了寒露就離冬不遠了,節氣變冷,要我註意保暖。看落葉紛飛,壹些關於記憶的影子飄浮在朦朧裏。葉影幻移,低首回味,用壹絲委婉低訴著流年的過往。依著心的方向,壹路撿拾走過的滄桑,用壹指柔情觸摸妳的脈絡,那些落在字裏行間的情愫,是心的寄托,是情的詮釋,與月光暈散成壹紙墨色。

 

我不說妳是飄逸在風裏的雲朵,就像我不問曾經說過的承諾,只想,在靜怡的夜色裏,守著壹朵素美的秋荷,寫下,關於妳我的風月。

 

秋寒,露重,夜涼似水,壹些零零亂亂的碎語,卻無從在紙上落筆。今夜,壹襲清輝落滿軒窗,且聽風吟,壹切都在飄搖灑落中,靜水,流深。菊開的小院,黛瓦粉墻下,自是明媚壹片,素雅成妝。

 

今夜,與月色纏綿,風兒輕輕地吹著,真想,在有星月的夜裏做個好夢。如此,便可卸下壹身的疲憊,安靜的做回自己。我願,生命裏所有遠方,都開滿百合花的芳香,在壹彎明月悄悄爬上婆娑的樹梢,歸來的都是安詳。

 

歷經滄桑,壹些溫暖與傷感,壹些擁有與失去,在心裏還有壹絲淡淡的回味。月缺月圓,不過是尋常的變化而已,在壹盞清茶裏終會了悟。不再固執的做壹件不值得的事了,可是,心裏依舊藏著壹輪明月,也有我向往的詩與遠方。與時光壹起行走的,還有如荷壹般的心。